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<progress id="7x91n"><tr id="7x91n"><ruby id="7x91n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7x91n"></em>
      <progress id="7x91n"></progress>

      <dl id="7x91n"><ins id="7x91n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
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ins id="7x91n"><thead id="7x91n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tr id="7x91n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/dl><dl id="7x91n"><ol id="7x91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首頁 > 業界 > 詳細

            華為離職員工口述:缺錢成現公司常態時 我會想華為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9-22 23:25:53
            閱讀:102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 收藏:0      [點我收藏+]

          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末末離開華為,以反思的心態回顧華為多年的職場經歷,寫了《別了,華為八年理工女碩離職感言》一文,備受關注。此后應出版社之邀寫就《神壇在左,華為往右》一書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在華為一直在研發體系,其間待過上海、深圳、西安三個地域。寫作期間,先后面見了五十位左右的華為人、前華為人,受訪者以口述的形式講述了圍城內外、轉身前后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口述的主人公們有著如下標簽:出身一清二白,接受了高等教育,懷抱夢想在職場上奮斗,如今上有老下有小,遭遇職場瓶頸,在理想和現實間碰撞的年輕人。出生于 1976-1985 年之間,學歷以碩士為主,80% 來自小城或者農村,收入高于社會平均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華為的工號已經排到了近 40 萬,實際在職員工 17 萬人。相對 40 萬人,幾十個樣本算是個案,但真實的故事就發生在這些個案中。作者稱,這些口述只講真實故事,無預設立場,至于正面負面,每個人心中有自己的秤。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請講欄目經海天出版社及作者末末授權,摘錄了書中部分華為離職員工口述,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又吃了一頓散伙飯,就在我現在公司附近的小餐館,因為下午還得上班,所以只好以茶代酒。氣氛歡快,離職的兄弟剛當爸爸,大家努力給他傳授帶娃技能,畢竟這一走,下次見面不知何時。何況這已是本月第三頓散伙飯,憂傷的情緒在前面兩次已經發泄干凈,剩下的只有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這段時間,除了送別,上班要惦記的事很少,資金鏈已斷的投資方雖然依舊天天上頭條,但大家調侃的新鮮勁兒早已過去。就連前幾天晚上,實驗室遭襲,固定資產里算得上貴重的儀器被彪形大漢抱走的事,大家也云淡風輕了。大家都能理解,供應商基于信任預支了那么多物料,可是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。小供應商,哪里經得起這樣的折騰。

              短短兩年,從招兵買馬到人走茶涼,落差如此猛烈,讓人懷疑現實的真實性,而心中的那點不甘,使不少人仍在猶豫該走該留。

              兩年前的這個時候,也是最熱的八月,我離開了華為,很難說清楚為什么,不是抱怨、不是誘惑,雞湯式的創業感言更與自己無關。作為華為土生土長的螺絲釘,坐慣了四平八穩的大船,走出艙門的那一刻是充滿焦慮的,只是焦慮壓制不住沖出去感受風浪的渴望,于是便如愿以償地經歷了后來兩年的顛簸起伏。

              與千萬都市青年離職后的首選課程一樣,我也選擇了一趟西藏游來告慰自己的新生。只可惜藍天、雪山、喇嘛、頓悟這類劇情沒能在朋友圈上一一呈現,八天的行程全部淹沒在八月的雨中。兩年后回憶這趟旅行,再對比之后的創業經歷,過程的相似性著實耐人尋味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大學室友五人,相聚拉薩,沒做任何旅行規劃,最想的就是聊天。畢業十余年,五個人五座城市,見面的機會很少,幾人中有正在艱難創業的,有掛著研究所的編制干副業的,有厭倦國企的呆板申請到藏族聚居地區支邊的……與其說是西藏讓大家難得相聚,不如說是四十不惑前的迷茫讓我們又走到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剛到拉薩的那個晚上,我已經記不得聊了些什么,酒精加劇了高原反應,多數時間都是抱著氧氣罐躺在飯店的沙發上。店名叫老魚飯局,或許主人真姓魚,也可能是來到拉薩后有種如魚得水的感覺,于是在遠離鬧市的一幢小高層上尋得了一處絕佳的店址,透過大堂窗戶可以靜靜欣賞遠處的布達拉宮。紅色的墻面,映襯著巨幅的雪山照,紅白相融,又拉近了布達拉宮與主人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新鮮,多彩的建筑、精美的藏飾、清透的空氣、觸手可及的云朵、人頭涌動的甜茶館、香火繚繞的大昭寺、虔誠叩拜的朝圣者……你會覺得這才是生活該有的色彩,好像這里的一切才是對的,而遠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是未開化的“魔都”,使得自己后來每次看到陸家嘴的三座地標大樓,總會想起大昭寺前掛滿經幡的高柱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的新鮮感在加入初創公司的開始給了我很大的鼓舞。曾經操勞最多的手藝,突然間,在小公司擁擠的辦公室里,沒了施展的空間。不再需要為 KPI(關鍵績效指標)考核編排各種計劃,不再需要為開發經費做各層立項匯報,不再需要為解釋技術問題給領導制作精美膠片……公司所有人,都在嗓門可及范圍內,人與人的溝通,自然回到了口語這種最高效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信任,公司沒有強制員工在崗時間,也不安排固定的辦公位,用心去做產品是唯一的要求。而實際上,因為不想辜負這份信任,幾乎所有人都隨身帶著筆記本,保持著 24 小時移動在線的狀態,同時享受著新工作的專注與高效。這種當家做主鬧翻身的氣氛顯然也影響著支撐部門的 MM(美女)們。那時的公司還窩在工業園區的一角,隔壁是家快遞公司,卸貨上貨總把門前堆滿包裹。每每這時,MM 們就會沖出去跟快遞小哥吵上幾嘴,似乎那些包裹堵住的不是出入口而是大家的財路。而在后來的半年多中,為了應對公司不斷擴大的團隊,她們把找房子搞裝修做成了自己的主業,把戰線拉大到了市中心的寫字樓,一層、二層、三層。當入駐最后的那塊陣地時,員工們站在大廳透過整塊的落地窗直面陸家嘴高聳的地標建筑,MM 們的成就感難掩于面,就好像大家看到的不是金茂、不是環球金融中心,而是神圣的布達拉宮。

              增長的感覺是美妙的,公司完成了A輪融資,也明確了項目方向。雖然新組建的團隊在業務支撐上顯得還很忙亂,但蓬勃的朝氣讓所有人都堅信我們很快就能跨過這道坎,很快就能雨過天晴。

              在拉薩停留兩天后,終于見到了藍天,雖沒大晴,但足以讓身體興奮起來。大伙兒一商議,決定驅車走一趟林芝,那里海拔低,風光秀麗,有“西藏小江南”的美名。而最讓我們向往的是林芝地區的那座神山,南迦巴瓦,被譽為“中國最美的雪山”。我祈禱上天能夠開眼,等我們站在山前時,陽光恰好灑滿神山。

              出了拉薩,公路在山間的原野上延伸,山腰牛羊點點,顯得天地格外遼闊。陽光偶爾會穿過云縫落在河灘上,落在田野上,把大自然的色彩點亮,每逢此刻,我們總會停下車來沖過去,享受這份恩賜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快樂總是短暫的。當天行程未過半,烏云重新聚集,遮滿天空,待云層削去了兩側的山峰,稀稀拉拉的雨點便開始飄進車窗。后排的兄弟已經睡熟,大鵬在開車,我坐在副駕上。突然,他說想抽煙。進藏兩天,可能是這里的空氣確有吐故納新之效,資深煙民的他這會兒身體才有了反應,我點了一支雪茄給他。大鵬在學校時睡在我的下鋪,似乎因此有了第六感的默契,躺在床上翻個身,都能猜出在做啥夢,所以兩人之間話不多但都能明白。他博士畢業后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,升得快,走得也快,算是班里第一個出來創業的,能來西藏,反而說明公司近期應該不順,所以他常常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。抽著煙,我們都沒有說話,只盯著前方。路上車很少,速度飆得很快,車窗沒閉,嗖嗖的空氣像冰冷的尖刀,能把天地割開。我知道他在享受這點快感。雪茄的味道很重,老煙民知道只含在口中,不能進肺,以免醉煙,掌控的能力讓人在快感與危險之間搖擺。

              下午 2 點,臨近米拉山口,這是拉薩與林芝之間海拔最高的途經點。爬坡太久,車有點喘不上氣,油門的轟鳴聲振奮著大家的精神。山上大霧,也可能是云,周邊一片白茫茫,忽然有人喊了一聲“到了,到了”……車外風很大,夾著冰冷的水汽,供路人短暫停留的平臺上空空蕩蕩,刻著海拔 5013m 的石碑,像站崗的哨兵,這時顯得格外莊嚴。

              埡口兩側的山峰就在不遠處,被編織成網的經幡包裹著,山坡上矗立的經幡塔(白塔)在大風中甩出厚重的嘩嘩聲。寒氣逼著我們不自覺地想往車里鉆,經幡的咒語卻又將我們拉了回來,我爬上山坡,走進塔里,隨著飄動的五彩經幡轉了一圈又一圈。千百年來流傳于此的信仰,風每吹動一次經幡,就將上面的經文誦讀一遍。誦經聲在云霧中飄蕩,我們雖不懂佛經,但能感受到一種力量,猶如身臨一場災難前的宣戰儀式,面對狂風,盡情高唱。

              在經歷了近一年的快速發展之后,公司突然爆發了大股東的資金危機,完成開發的產品沒錢生產,而此時的團隊已上六百人的規模,沒有資金補充,支撐不了多久。隨后進行的跨公司合并也沒能緩解危機,雙方的文化沖突反而增加了管理上的難度,耗費著大量精力。猶如超載的客車想在汽油燒盡之前靠速度沖出濃霧,越是著急越容易犯錯。隨著不斷有新項目推出又被叫停,公司不但失去了最初的專注與高效,也折騰完了團隊的朝氣。

              當缺錢成為公司的新常態時,我時不時會想起華為內刊上的一篇文章,之所以記得深刻,是因為華為總能找到符合人性的通俗語言,把復雜的價值觀灌輸到員工心里。我曾畢恭畢敬地摘錄在筆記本上:

              “管理上最大的問題在于不重視預算與核算的管理。從管理層到員工,很少有經營的念頭,只是一味地埋頭做事。西方企業總結了當今幾百年的經營理念,最終把企業一切活動的評價都歸結到唯一的、可度量的標準上:錢來度量。

              “很多管理者在制定工業計劃和措施時,很少考慮成本因素,好像一切活動都不要錢一樣。如此,變革和 IT 項目的評審及實施,在需求受理階段誰也不考慮資源和成本因素,業務部門一味地提需求,反正是免費的晚餐,有沒有資源是 IT 的事,而 IT 部門也沒有可信服的標準來衡量 IT 投入與業務收益之間的關系,常常是在工作量遠遠超出能力的情況下,還被迫接受大量需求。硬著頭皮做出來的 IT 產品,質量根本無法保證,造成業務不滿意,再投入更多資源去修復缺陷,如此惡性循環。其實,每個家庭的日常生活中,要置辦什么家具、購買什么物品,都是根據自身經濟能力來做決定的,按‘預算管理’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。但一到單位,錢好像就再也不是問題了。再深入一步考慮,無論企業做什么事,怎么做事,最終目的是活下去。而活下去的前提是有合理的利潤,說白了還是要歸結到財務指標上。因此,以預算來管理和衡量所有業務活動,是簡化管理流程,提高企業整體效率最有效的手段。”

              早期的順境,蒙蔽了大家的心智,我們以自己的一套思維方式去追求高效,卻忽略了高效最本質的那個元素。我們習慣靠錢去解決問題,缺什么買什么,卻很少思考是否有不花錢的解決之道。可惜商業社會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不會因為反思就獎你肉吃,自救是唯一能生存下去的當務之急。所有人都覺得不該輕易放棄,我們既然有人也有技術,主干道如果走不通,我們可以試著拆成小縱隊走小路,總該有條道能走出去。于是一時間,越來越多的小項目在團隊里自發地生長出來,一股熱情、一點希望又重新燃起。

              過了米拉山口,一路下坡,很快就沖出了云霧。隨著海拔變低,曠野上先是出現了大片的草甸和灌叢,再后來林海成了主要的風景,確有小江南的秀麗。車道兩旁參天的大樹遮擋了光線,給人已近黃昏的錯覺,所以我們一路未歇。直到臨近林芝城區,進入開闊的尼洋河灘,才有種重見天日的感覺。這里的云層很高,一天沒有下雨,城里廣場上藏族同胞圍成大圈跳著鍋莊舞,我們又開始惦記陽光灑滿南迦巴瓦的那個畫面。

              可惜西藏的八月是屬于雨水的,后半夜的暴雨打消了所有人的美夢,早間頻道全是多處橋梁被洪水沖垮的新聞。餐桌上,大家商定,既然來了,總得有始有終。于是重新規劃了線路,趁早就出發了。途中不斷有折返的車輛告知魯朗過不去了,前面橋段已經封路。我們總是謝過之后繼續前行,隨著導航,駛出了國道,走在不知名的小路上,先沿著尼洋河,后來挨著雅魯藏布江。穿過每個村莊,都要在泥灘路和爬山路間起起伏伏地切換。我們根據幾個人的駕駛特點與路況做了駕駛匹配。體重最輕的開雨水沒過路面的地方,因為擔心載重讓輪子陷進泥中,除了駕駛員,其他人都下車步行。耐性好的開帶石頭的泥塘路,繞得過深泥坑還躲得開突起的石頭,否則底盤傳來的撞擊聲讓人有種車要散架的恐懼。性格剛烈的去開爬山路,大雨過后的陡坡泥濘打滑,只能靠沖,每過一輛車,就會留下深深的車轍……原本三個小時的車程,最終走了九個小時。直到天黑,終于住進雅魯藏布江邊的客棧,南迦巴瓦就在我們對面,大雨還在無休止地下著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我們久久佇立著,云帶像一條哈達裹住了神山,若隱若現。就像夢想,她就在那,無數回地向往,但夠不著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夠不著,就不該來嗎?沒有人后悔這趟旅程,沒有人咒罵這場大雨,也沒有人抱怨昨天九個小時的顛簸……我們來過,這就是我們想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公司最后的那場游擊戰也在意料之中,沒能收到成效。當裁員的命令一撥又一撥地下達時,曾經并肩作戰的兄弟面對離別,有悲憤但又無奈。追逐夢想,不會總能開花結果,但至少我們來過,這就足夠了。

              公司的生命還未結束,我還在這里,很多兄弟也還在這里,說不清楚為什么要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兩年前的西藏游接近尾聲的那個傍晚,我們走在圣湖邊上,夕陽鋪滿納木錯的那一刻,如沐神恩。美好,或許都是不期而遇的。
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舉報
            評論 一句話評論(0
            0條  
            登錄后才能評論!
            ? 2014 bubuko.com 版權所有 魯ICP備09046678號-4
            打開技術之扣,分享程序人生!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2號

            福建省餐饮许可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