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<progress id="7x91n"><tr id="7x91n"><ruby id="7x91n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
    <em id="7x91n"></em>
      <progress id="7x91n"></progress>

      <dl id="7x91n"><ins id="7x91n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
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ins id="7x91n"><thead id="7x91n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tr id="7x91n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7x91n"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7x91n"></dl><dl id="7x91n"><ol id="7x91n"></ol></dl>
            首頁 > 其他 > 詳細

            虛擬貨幣交易監管繼續 從支付結算端對海外平臺封堵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9-21 15:34:12
            閱讀:107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 收藏:0      [點我收藏+]

              有些人早已拿不回本金。

              原標題:虛擬貨幣交易監管繼續從支付結算端對 124 個海外平臺實時封堵

              作者:謝金萍 

              9 月 18 日,人民銀行上海總部、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發布公告稱,將加大力度監管虛擬貨幣交易平臺,即將對服務器設在境外但實際在境內交易的 124 個平臺進行監測、實時封堵。

              公告稱,自去年 10 月境內虛擬貨幣交易平臺關閉后,一些交易平臺轉向境外,即原本設置在境內的部分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出走海外,在境外注冊并繼續向境內用戶提供虛擬貨幣的交易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Coindance 數據顯示,海外比特幣交易平臺 Local Bitcoin 的人民幣交易量,在今年 1 月時接近 1.7 億元,為歷史交易額高峰期。

            海外比特幣交易平臺 LocalBitcoin 的人民幣交易量
            海外比特幣交易平臺 LocalBitcoin 的人民幣交易量
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這些平臺出現了以 ICO(數字代幣首次公開發行)、IFO(首次分叉發行,即礦工創造區塊分叉時,分配貨幣給自己/他人,再開放給所有人參與挖礦)、IEO(以交易所為核心的虛擬貨幣首次發行)等花樣翻新的名目發行代幣,或打著共享經濟的旗號以 IMO(以礦機為核心的代幣發行)方式進行虛擬貨幣炒作。 

              為了加強管制和封堵,央行從支付結算端入手,加強清理整頓虛擬貨幣交易,要求相關支付機構建立檢測排查機制,停止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務。截至目前,有關支付渠道中,已經排查并關閉了約 3000 個從事虛擬貨幣交易的賬戶。

              看到此新聞的李毅,更加憂愁了。李毅是廣州一家商業銀行貸款業務的經理。年初時托朋友買入的虛擬貨幣,已經翻了 7 倍,但現在想取現卻沒有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 2 月時,李毅一位交情比較好的客戶向他介紹了一款虛擬貨幣,SWC,又叫藍天城幣。該虛擬幣是自稱總部在海外,做地產項目的藍天國際控股集團開發的虛擬貨幣。這位客戶洋洋灑灑給李毅講了 SWC 的前景,“現在買入是 5 元,到年底會漲到 100 元,漲幅 1900%。”他告訴李毅,自己已買入 200 多萬元 SWC,如果李毅越早買入,賺得就越多。手頭上有點閑錢的李毅,為之心動,決定拿 20 萬元試試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去年 9 月,ICO 明確被央行定性為非法集資;10 月,中國境內的虛擬貨幣平臺全部停止交易,“出海”的交易平臺,主要為交易雙方提供擔保和撮合服務,交易雙方再通過約定好的支付方式,比如銀行卡、支付寶、微信轉賬等進行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李毅就是“間接買入”SWC,將人民幣轉賬給該位客戶,交給他去操盤。SWC 漲跌情況也是由對方轉告,李毅本人并沒有直接接觸該虛擬貨幣。

              李毅在 2 月時以 5 元買入,半年后漲到 26 元,9 月時又到了 40 元。李毅覺得漲勢不錯,投入的本金已經翻了幾倍。但隨著國內對虛擬貨幣打擊、監管的新聞出現,他有些擔憂。一些朋友勸他盡早取出來,至少將本金取回。

              《新京報》7 月時報道,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針對虛擬幣、ICO 亂象表示,目前部分機構在中國國內受到打擊之后,跑到國外,未經中國政府許可,仍然對中國的居民開展業務,這也是明確為非法并禁止的。

              緊接著的 8 月,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,就稱將對 124 家服務器設在境外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網站采取管控措施;定期摸排和關閉涉境內 ICO 及虛擬貨幣交易相關網站、公眾號;從支付結算端入手持續加強對虛擬貨幣交易的清理整頓力度。8 月時,支付寶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響應監管,稱將加大對涉嫌虛擬貨幣交易賬戶的懲罰。

              在公眾號方面,因去年虛擬貨幣交易平臺,下半年出現了許多打著“區塊鏈”名號的微信公眾號,截至 8 月 5 日,新增加的區塊鏈媒體/自媒體高達 485 家,還有不少公眾號在短期內拿到了數百萬/千萬元融資。 

              但這些區塊鏈公眾號因缺乏內容,部分成為了 ICO 項目發布的中間商,撮合讀者進行交易。8 月 21 日,騰訊關閉了金色財經網、火幣資訊、幣世界快訊等多家區塊鏈自媒體微信公號。騰訊稱,這些公眾號涉嫌發布 ICO 和虛擬貨幣交易炒作信息,違反《即時通訊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》,已被責令屏蔽所有內容,賬號被永久封停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在 8 月,北京朝陽區、廣州開發區發布通知,禁止該地區各商場、酒店、寫字樓、賓館等建筑承辦虛擬貨幣推介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監管加強和繼續,Coindance 數據顯示, 海外比特幣交易平臺 LocalBitcoin 的人民幣交易量從 6 月開始低于 3400 萬元,最低約為 2000 萬元。今年的交易規模從最高峰到最低,下滑約 750%。而這并還沒有算入比特幣以外的虛擬貨幣交易。9 月 18 日央行的公告稱,目前中國境內虛擬貨幣交易份額從全球的 90% 下降到5%。 

              以上這些新聞看得李毅心里發毛。尤其是最近他提出要提取部分現金,該客戶表示 SWC 暫時無法取現,得到年底該虛擬幣分裂,對外開放進行交易后才能取現。“等市場開放自由交易后,會漲得更快。”該客戶對李毅說。

              李毅對此提議疑問,但得到的回答又一樣,他無奈又沒有辦法。轉頭想到這位客戶投入了 200 多萬元,自己投入的錢還沒有他的零頭多,可能還有余地?

              而事實是,2017 年 11 月時,央廣新聞曾報道,中國駐哥打基納巴盧總領事館發文提醒中國公民,這家名為“藍天國際控股集團”的機構,假借房地產項目,在馬來西亞沙巴州哥打基納巴盧進行非法營銷活動。央廣新聞詳細報道了此事后,稱該機構為“龐氏騙局再現”。

              (本文中李毅為化名) 
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舉報
            評論 一句話評論(0
            0條  
            登錄后才能評論!
            ? 2014 bubuko.com 版權所有 魯ICP備09046678號-4
            打開技術之扣,分享程序人生!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2號

            福建省餐饮许可现场